廣州商務會展促進服務中心
地址:廣州市海珠區濱江西路海鳴街6号3樓
電話:86-20-84326939
傳真:86-20-84243969
郵箱:hzzx_sww@gz.gov.cn
關注平台微信公衆号
張凡:會展的新老之辯
發布日期 :2019-09-02   信息來源 : 張凡的會展洞察   文章作者 :

“新會展”這個詞,似乎聽到過。但因沒在意,故而印象淡薄。


好奇“新會展”

近來本人對“新會展”的好奇心,來自三個人:

一位是李益(北京逸格天驕國際展覽公司副總經理)。他在15期“中國會展集訓營”(8月中旬在石家莊舉辦)的培訓課中明确提到“新會展”,并以此介說展覽工程企業的創新發展。

一位是王亦磊(上海晟荟咨詢公司創始人)。他在這一期集訓營的培訓課中以展覽項目賦能為主題,評介新老主辦方策劃創新,可看成是為“新會展”提供案例。

還有一位是許峰(北京華恺國際展覽公司總經理)。上周他新寫的網文《會展主辦方公司到底去向哪裡》,觀點與王亦磊相似,同樣以會展創新的案例強調主辦方在互聯網時代的變革。


新老之辯

在業界沒有“老會展”一說。但“傳統會展”或“傳統主辦方”的說法,倒是經常聽到。

“傳統會展”或“傳統主辦方”,并沒有明确定義,一般指主辦方用老方法做展覽。

做展覽的老方法,大概指“上項目”後租館、招商、邀觀、現場服務這一套。這确實很老,現代展覽業自誕生以來,尤其是“二戰”以來,做展覽的基本是這一套。

如将此作為“老會展”,“新會展”新在哪裡,需要辨識與判斷

從目前接觸的案例,我認為,“新會展”有四個特點:


一是,主辦方多為跨界進入會展業,其中許多出身媒體。如天津酒未來會展服務公司的母公司系北京酒家世紀傳媒技術公司。其擁有定位為酒類專業财經媒體的“酒業家”。2015年8月,該公司完成A輪融資。投資方為獅享家新媒體基金。此基金由财經作家吳曉波等人聯合成設立。上海芈鴻會展服務公司由上海紡客信息科技公司控股,該公司以打造“紡客傳媒”(電子媒體和紙質期刊)聞名于紡織行業。

二是,所辦項目主題并不新奇,反而多是傳統主題,如上海辛巴商務咨詢公司(Simba Events)公司在在杭州主辦的食品飲料創新大會;上海芈鴻會展服務公司在上海舉辦的國際紡織供應鍊工業博覽會;天津酒未來會展服務公司在濟南主辦的中國高端酒展覽會。

辛巴創始人兼CEO貝拉在食品飲料創新大會緻辭


三是,這些展覽的發展路徑大體是:專業媒體+專業會議+專業活動+專業展覽。如辛巴公司2013年以原創商業會議起家,通過運營自媒體在食品飲料行業“圈粉”超過12 萬個。

四是,充分利用客戶數據,借助新媒體,通過内容生産吸引受衆。


“老會展”不行了嗎

今年6月,在廣州大學與會展專業師生交流。在回答學生如何看待會展業發展前途的提問時,我認為“小而美”的會展業前景良好,講了三點看法:

——會展業是高盈利且現金流充沛的行業;

——會展業是商業模式十分穩定的行業,理由是:會展項目服務于人們線下交流的需求,近百年來的技術革命從未改變過這種需求,估計未來也不太可能改變;

——會展業是充滿創意、充滿活力的行業。

基于此,我認為“老會展”非但沒有日薄西山,而且仍保持穩定發展(全球會展業的發展态勢足可證明!)。“新會展”是以業務創新而賦能于“老會展”,并非棄老圖新!

這和制造業創新一樣,不是淘汰制造業,而是要用高新科技改造傳統制造業。

我曾與“新會展”主辦方人員交流。他們感慨,線下展會不但為受衆歡迎,而且盈利豐厚,比做媒體掙錢。


“老會展”向“新會展”學什麼

“新會展”項目多在近三四年出現,數量雖然不多,但增長良好。在全國酒類展普遍下行的情況,中國高端酒展覽會前三屆從1萬平方米擴大到3萬平方米,明年計劃是5萬平方米。在濟南每個展位的平均銷價近1萬元。作為B2B展覽,現場觀衆十分踴躍。


中國高端酒展覽會現場


“新會展”是否代表展覽業的發展方向,現在尚不能定論。但“新會展”确讓人耳目一新,值得“老會展”學習。

——借助新媒體,把傳播行業信息作為服務行業的“抓手”,努力增強受衆的黏性;

——根據行業需求,尤其是中小企業需求,為行業精心打造學習和交流的平台;

——把會展項目嵌入行業産業鍊,努力成為助推企業市場營銷的利器。

以上三方面的學習,對于傳統主辦方的傳統展會而言,迫在眉睫,時不我待!